ddddddd

bk🔒其他随意解锁

【毕侃】原来你也是个对我有意思的男同学

盐五许_:

-校园恋情三部曲之二吧


-喜闻乐见沙雕冤家


-全校都以为我俩谈恋爱


-真·æ‚ æ‚ çƒç¤¾ç¤¾é•¿×舞蹈社社长


-依旧有权贵


校园恋情之一👇
爬虫记事






1.



“我怀疑,他这是在对我性暗示……”



毕雯珺说这话的时候正坐在学校旁边小馆子的包间里剥龙虾,对面范丞丞嘴里一大口饭没空理会他,等反应过来才抬头定住,嘴里没忘咀嚼,还吞了口菜下饭。



“等等,你说谁?李希侃?”


毕雯珺把龙虾壳扔到盘子上,直起身子够抽纸,边擦边回:“对啊,李希侃,不然还有谁?”



“你可拉倒吧……我看你这是,虾掰!”范丞丞皱眉,“不过,那小子真那样做了?”



“对,对啊……”毕雯珺开口,吞吞吐吐,眼神在空气里打了三转儿。



范丞丞没注意,只是搓了搓下巴,点头认同他的想法:“我看也不是不可能!”剥虾剥得好好的那人脸上腾地浮起一层厚重的红,和碗里那些只虾一模一样。



“今天也没吃多辣的啊,怎么就热乎成这样呢?你等着啊,我让老板来开空调!”



“不不不,不用……”



范丞丞不理会他,包间门一开冲外面吆喝:“老板,麻烦给我们开下空调!”



包间门口正对着两个捯饬得花里胡哨的人,巧了,就有他俩的话题主人公——李希侃。



再往包间里一瞅,毕雯珺现在就是浇了一层红油的麻辣小龙虾。



“怎么,你心动了?”他悄声问毕雯珺。



“说……说什么呢?我没有……”



范丞丞再往包间外一瞅,明明吃着一盆咖喱牛肉的李希侃也脸红得像浇了一层红油的小龙虾。



跟旁边那个同样花里胡哨的漂亮小男孩儿说话,他看口型,估计是“我没有!”







2.



毕雯珺这人除了偶尔迟钝没啥缺点,要再往细处钻,那还有个,就是俊俏。



天生精致的脸蛋,加上优越的身高,在哪儿都是目光焦点,进了大学之后任哪个组织部门都想把他拉进去当吉祥物。更何况,他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乐器悠悠球什么都会,性格也好,踏踏实实。



琢磨个半天最后进了个悠悠球社,技术在线能力出众,呆了两年也成了社长。



按理说这样的讨人喜欢自然是好的,把这归为缺点也是毕雯珺偷偷和范丞丞抱怨的。



“我总觉得有点儿招仇恨,虽然这样说有点夸张吧,不过,我就是有这个感觉。”



这是毕雯珺原话。



他也没说错,正逢社团招新,他就碰上麻烦了。



一年一度社团招新都是学校大事儿,赶上前几个礼拜各个社团就开始忙着准备做宣传了,每个社该占哪块地方也跟豆腐块似的切了个齐全。



毕雯珺作为社长自然少不了几乎全天式的宣传表演,只是那天早上的课实在是请不了假也翘不掉,到正午才火急火燎骑着小黄车从教学楼赶过去。



他们悠悠球社只有零星几个人在周围,看样子是刚表演完一轮结束,本来也没多大异样,就是被夹在街舞社和吉他社乐队中间,实在冷清。



尤其是街舞社,从不差热度,音箱音乐一放,男孩几个pop一打,就能吸引不少人,围观群众手机视频开了一圈儿不亚于追星似的场面。



毕雯珺小黄车停在自己社团前边的时候那儿正放起某当红节目的歌,几个社员明明跳累了一听这个前奏兴致起来,临时来了一段无彩排的合作。



站人群中间的就是个挂了大金链戴帽子的男孩,帽檐阴影遮住了大半张脸,露出一小截尖溜溜的下巴。



周围又是一阵哄闹躁动。



旁边乐队也停了清新民谣,看样子是蓄势等着一会儿街舞社炸完来重金属摇滚,毕雯珺看了自己社员一眼。



社员也看看他,满脸的不知所措。



等这阵子人流量大的过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人注意到夹缝中生存的小球。



毕雯珺抿抿嘴唇,又看了看那个尖溜溜的下巴,从装球的袋子里掏出自己第二贵的那只球。



就着旁边音乐,做起了花式。



其实在他骑小黄车飞过来的时候就有不少女同学视线往这儿飘了,等他定下来悠悠球一掏,立马零星四五个变成十几个,再等他做完两招,连男同学也跟着凑上来了。



一首歌还没结束,不过旁边似乎没人在跳了,毕雯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做招式,做完抬头,满满当当一堆人把他们裹在中间。



连旁边街舞社都有不少貌合神离的,身体站在那里,视线全往这儿人群中心的毕雯珺身上游离。



他不太好意思地笑笑,收了球坐到椅子上当吉祥物,几个社员趁着这时候递递宣传单填填报名表。



坐在那儿闲着也是闲着,毕雯珺又悄悄打量起街舞社那个尖下巴,他已经披上了一件过分花哨的刺绣外套,拿着手机不知道噼里啪啦按什么,还是看不清楚脸,不过毕雯珺能清楚看到他龇起来的虎牙,不算开心的样子。



也对,任谁表演到一半,发现观众的注意都被别人抢跑,都不会好受。



毕雯珺刚想多看几眼,那个脑袋就从手机上抬起来了,他赶忙收回视线,假装绕球的线。



舞蹈社一会儿又开了音乐,只不过那个白帽子男孩儿再也没上去跳过。



第二天毕雯珺就被人堵了。



当时他还是骑着小黄车在赶去宣传的路上。



每次两天的宣传,第二天都是跟着余热来波巩固人心的表演,悠悠球社也不例外。



毕雯珺刚骑上车,还没拐出教学楼,前面就有几个上半身衣服破洞,下半身衣服也破洞的人挡住他。



定睛一看,打头的就是昨天隔壁街舞社的白帽子,他心中一凛,虽然天不冷看着他们的衣服还是没忍住暗自打了个哆嗦。



“李希侃,就是他吗?”旁边那个小男孩摇头晃脑地打量他,对着打头的白帽子说。



“对,不明来历,有点儿跳,必须得治治他。”话里的傲气直冲毕雯珺的耳膜。



毕雯珺握紧车把手和他们对峙,心想都21世纪优秀大学生了,怎么还成天想着暴力解决问题,打群架1v1他都可以,偏偏对面这是明摆着准备以多欺少。



“喂,兄弟,叫什么名字?”李希侃抱着手臂勾起一边嘴唇冲他邪笑,“你知不知道学校这片场子是归谁管的!”



毕雯珺默默摇头,腹诽:反正总不是你的。面上还是一片平静,直教人觉得被蔑视了。



“不知道?”李希侃撸起袖子,“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这人怎么还有窥心术……我明明没开口啊……



毕雯珺望着他眼里又多了一分忌惮。



这时候就要说到毕雯珺还有个缺点了,他有点冷面,大抵是发呆时候别人以为他在凶人的那种,分明是警惕的眼神,眉毛一皱就变得挑衅起来。



对面人立刻毛了,吊儿郎当冲他走来,抬手作打人状。



毕雯珺猛地一踩自行车,风一样绕开他们,往社团摆台的地方骑去。



“站住!”



“不许跑!”



后头的声音就没停过,他能清楚听到那个叫李希侃的男孩气急败坏的声音,还有夹杂不断地跑步声,毕雯珺叹气,微微直起身疯狂地踩小黄车,风吹得他衬衫后摆整个飘起来。



七让八让绕过不少路人才到社团招新的树荫那儿,单脚着地猛喘粗气的时候刚才骑车那阵风才全变成了热汗。



从脖颈一直划到锁骨下头。



没一会儿后面那阵脚步声又砸在耳朵边,毕雯珺回头一看,李希侃竟然追上来了。



“……你……站住!”他扶着膝盖喘气,还不忘伸手指着毕雯珺放狠话。



毕雯珺抹掉快掉进眼里的汗,盯着他还是不说话,猛地被揪住衣领。



“臭小子!还敢跑!”李希侃揪着他领子脸凑到毕雯珺眼前,“看我今天……”



他突然卡了个壳儿,咬牙切齿道:“看我今天……不好好帮你把衣服整理一下!”接着毕雯珺把衬衫扣子一个一个扣上直到最上头那颗有点硌脖子的。



毕雯珺笑笑,坐在自行车上喘气,刚好稍微抬头,就能直直对上李希侃的脸。李希侃刚跑完步,红着耳根,替他整理衣服,鼻尖上都是细密的发亮的汗珠,毕雯珺觉着心跳有些加快。



好一副兄弟情深的画面。



周围的路人感叹。



好一个相亲相爱的谈恋爱现场。



周围几个拿着手机的女孩儿感叹。



后面追上来的其他几个衣服破洞的人目瞪口呆站在那儿。



事后黄明昊,也就是那个站在李希侃旁边摇头晃脑的小男孩,问李希侃,为什么当时跟上去的时候看到的是那样的场面。



李希侃一脸愤恨地给他一个白眼,要求他回忆当时他和悠悠球社长周围人山人海,众目睽睽的样子。



“你小侃哥哥还是有点包袱的,知道吗?”



“……”







3.



虽然全校知道他俩不和的只有他俩各自的好友圈,但这梁子也算是结下来了。



李希侃恨不得一个礼拜和毕雯珺到小操场约个架,而毕雯珺则是能避就避。也正合他意,自从上次社团招新吃瓜群众手机“不小心”录到的两人一段风风火火的视频也算是在学校内部传开来过。



加上都是长相业务能力都不错的两个社团骨干,学校不少人都眼熟他们了,正面矛盾实在不太实际。



这可急死了整天想和人正面掰头的李希侃,倒是乐得毕雯珺一身清闲。



这清闲也没捞着多久,他照常去上几个院一起选的公共课,捧着腮帮子听老师上课的时候微信提示音突然响了,阶梯教室大,课又比较水,没人注意到短促的铃声。



毕雯珺拿出手机一看,一条新的好友申请,新鲜且冷漠,没有一点自我介绍打招呼啥的。



但头像有点儿眼熟,戴着帽子只露一小截的下巴,上头还p了一个大大的“swag——”




下意识环顾四周,一道如炬的目光正黏着他的后背,目光的主人冲他摇摇手机屏幕,虎牙一龇。




毕雯珺假装没看见,自然地揉揉太阳穴假装眺望窗外风景,按下了手机锁屏键。



不过总觉得李希侃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课间就过来扯着毕雯珺袖子跑到教学楼后头一块小草皮上。



“你为什么不加我微信?”上来就单刀直入主题。



“我没看到啊?我不知道那是你。”毕雯珺舔了舔嘴唇,回他,“你找我什么事儿,直接说了吧,别微信不微信的,当面说就行。”



“行吧……”李希侃哥俩好地一只手拍上毕雯珺肩膀,“小子,听说你抢了我哥们儿女朋友?”



毕雯珺满头问号,觉得自己现在要么就是哑巴,要么就是被哑巴吃了的黄莲,都有苦说不出。



“我没有啊,真的……”



“别想狡辩!”



“你哥们儿女朋友谁啊?”



“……她成天说跟你谈对象,你还记不得她,我看你是骗感情!看我今天不收拾你!”李希侃又抬起他戴了满手戒指的拳头,要往毕雯珺俊俏的脸蛋上砸。




毕雯珺没反应过来,这说好正面掰头怎么还没叫开始就要出手了,李希侃这小男生不太好啊,眼睛一闭,要闪。



再说他也是真的没谈什么对象,也没抢什么别人的女朋友,暗恋明恋他的有不少,是真的。



活着活着还要含冤受伤,毕雯珺心头一阵酸甜苦辣的历练。



没等来预想的痛意,可脖子突然被一双手臂环住,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也抵在他的脸颊边上,李希侃扑进他怀里了,毕雯珺睁开眼吓了一大跳。



那个总露在帽檐外头但碰不到的,尖尖的下巴,此时就勾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想到这毕雯珺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伸手揽上李希侃的后背。



还没一会儿脚上就是猛地一阵疼,李希侃黑着张脸瞪他,边瞪边往教室跑,还不忘回头冲他比中指。



“如果不是楼上窗户探出几个脑袋,我当时一定就一拳命中目标了。”这是他后来跟黄明昊解释学校再一次广泛传播的帅哥草皮幽会视频时说的。



末尾还添了句:“做这种违心事儿,我心跳跟擂鼓一样,看来我是真的很讨厌毕雯珺。”



黄明昊胡乱应了他一声,眼神没离开过手机,李希侃凑上去看,竟然是在分享那条视频,聊天对话框上就一英文名——Adam.



“Adam?谁?”



黄明昊心虚地把手机锁了屏,清清嗓子:“没谁,就一网友!我还把朋友圈设置为对他不开放了!”



“黄明昊,你可以啊,是准备网恋?”



“不不不,同校的,只是没见面呢,我只是和他分享帅哥谈恋爱实况而已……”



李希侃冲过去给黄明昊一个锁喉,对这只小猫咪下手。









4.



帮哥们儿报仇的事一直搁置着,可没想到毕雯珺自己送上门来。




学校最近整修宿舍,原本住在另一个宿舍区的男生陆陆续续都往李希侃他们这几幢搬,李希侃借着阳台上的光线自拍的时候就眼尖看到找楼下一个眼熟的身影。



哼哧哼哧地拖着俩行李箱还背了个大包,李希侃乐了,相机调成后置就对着毕雯珺拍。帅哥也是真帅哥,他本来想拍出点农民工小哥进城的味道,没想到手机原始相机拍出来的毕雯珺也是毫无破绽的帅。



镜头里的人突然抬了头,正好对着楼上这个偷拍的,李希侃撇嘴立马收起手机,毕雯珺见拍照的人是李希侃,扬起一张笑脸,特地松开行李箱和他打了个招呼。



李希侃对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远程对他进行恐吓。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毕雯珺走进他们这幢宿舍楼,再眼睁睁地看着正对自己宿舍楼下的阳台探出一个熟悉的脑袋。



嗬,阴魂不散!



再转念一想。



嗬,天助我也!



他立刻回宿舍接了一杯水,等待下一次那个脑袋出现。



毕雯珺的脑袋的确很快出现了,不过不是后脑勺,是正脸,他掰过脸对着楼上的李希侃一脸戏谑。



“哟,李希侃啊,幸会了。”



“谁和你幸会!”李希侃心虚地把手上的水收回去,背在身后冲怒斥楼下,“碰上你准没好事儿!”



那一声在宿舍区里头两幢大楼间荡来荡去。



是没好事儿,不知道是风大还是他的衣架不听话,或者两者都有。



水没来得及泼到楼下那人脑袋上,倒先有块白色的布料直直落在毕雯珺头上,还正好罩住整张脸。



“毕雯珺!”李希侃慌神了,眉毛眼睛皱成一团,无力地伸出手,“你不准动!”



毕雯珺抬手捏住了那块布料,挺滑。



“我说了你不许动!等我下去!”



毕雯珺没搭理他,手上继续揉来揉去,一会儿像是意识到什么,整个人凝固住了。



等李希侃趿拉着拖鞋冲下去的时候毕雯珺还维持这个姿势没动,想一座被糊了鸟屎的名家雕塑,不过那座雕像此刻耳朵通红是真的。



楼下宿舍除了毕雯珺只有一个染着红头发低头玩手机的男同学,那头发此刻就跟一盏警示灯似的在李希侃脑海里滴嘟滴嘟地响。



“打扰了同学,我来找毕雯珺!”



没等红头发男生反应过来他就冲到阳台把毕雯珺脸上的白色布料拿下来揣进口袋转头就跑。



范丞丞看这个风风火火的身影来了又去,从手机里努力抽离出自己,就看到阳台上那座石像。



“诶,雯珺,你在干嘛?刚才那谁啊?”



石像身子转了一下,手托着下巴思考人生,迷茫地望望天,迷茫地看看手,迷茫地看看范丞丞。



等了半晌,才开了口:“范丞丞,咱们下馆子去……哥哥今儿个带你喝酒!”



一盆龙虾,两个人,三道菜,没一点儿酒精,坐那儿吃龙虾吃出了微醺感。



“?什么?李希侃把他的内裤扔你脸上了??”范丞丞嘴里叼着块排骨大喊。



毕雯珺拿筷子往他碗边儿敲了一下:“小点声,你怕没人听见是吗!”



“我怀疑,他这是在对我性暗示。”毕雯珺忧郁地看着盆里所剩无几的龙虾,梳理两人的交集,“你看他之前,非要大庭广众给我整衣领!”



“废话,要不是大庭广众他就揍你了好吗!”



“还有上次,他约我到绿草皮那儿,还扑我怀里。”



“胡扯,他是准备找个隐秘地方把你埋葬!”



“那这次呢?他竟然用贴身衣物,勾引我!”



“……”范丞丞没说话,给他手机置顶聊天一个叫justin的人发了条微信。



—我听我同学说,毕雯珺可能喜欢上李希侃了……



—真的吗?我也听我同学说,李希侃可能是真的喜欢毕雯珺。






5.




毕雯珺现在庆幸自己勒令范丞丞小点声说话,满面通红,相对无言,他和李希侃不知道像什么封建恋爱下不敢见正脸的小情侣。



他瞥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盆,对着外头慢吞吞一句邀请:“希侃,拼桌吃龙虾么?”



刻意无视了范丞丞被他突然省去姓叫名字恶心到挤成一团的脸,拉外头两人进了包间。




毕雯珺也觉得好笑,平时嚣张傲气得就差亮出爪子挠人的李希侃这时候倒是本质纯情小处男了,对着一盆刚上来的龙虾都手忙脚乱不知道先吃哪只好。




有这空笑别人毕雯珺早就能从那盆龙虾里挑出自己想吃的那只了,范丞丞和新认识的漂亮男孩儿黄明昊对视了一眼,表示嫌弃,默契地开始动手剥龙虾把自己排除在奇妙气氛之外。



李希侃终于动了,拿起一只龙虾扯断了它的头,期间还无意识地翘了一下兰花指,虾壳里头的汤汁顺着他的手留到手腕那儿。



两手都是沾了油的,他脑袋此刻可能不太清明,舌头一伸就舔了上去。



毕雯珺余光瞧见,眼神又是一暗。



不得了,他果真对我有意思。



赶忙剥了一碟龙虾肉递给李希侃。



“给你的……”




“毕雯珺!”他听到李希侃的声音,“你也太好了吧!”



吃饱喝足之后四人迎着夜光往学校走,走到一半,黄明昊在李希侃眼神暗示下把刚认识的范丞丞拖走了,留下两人在幽幽的路灯下头大眼瞪小眼。



毕雯珺挠挠脖子,挠挠头,挠挠后背,终于准备开口问李希侃站这儿干嘛,怪冷清的。



“希侃……”




“等等!”李希侃一只手突然撑到他的一侧,将他逼退到紧贴着墙,“你不要说话!”



“听我说……我,李希侃,对你有意思!”



毕雯珺瞪着眼睛,一把捞了眼前这人进怀里,两人身上都有点儿隐约的龙虾味儿。




“我也,对你有意思。”他在李希侃耳侧轻飘飘回了一句,“我就知道,你早就在对我暗示。怪我太迟钝了,没有早些回应你……”



李希侃没说话,毕雯珺料想他可能是太感动了,于是接着念叨。




“咱们微信还没加呢,回去立刻安排上!”




“毕雯珺,不加了。”李希侃突然开口,吓了毕雯珺一跳,“谁对你暗示了?你怎么能污蔑人啊?不是你非要在我们社团表演的时候捣乱引起我注意吗?”




第二年开学季,悠悠球社和舞蹈社宣传又是靠着的场地,悠悠球社社长拿着他第三贵的那个球正做着花式,旁边舞蹈社社长跳完舞也过来了,手里拿着个球做睡眠。



听说,他手里那个球是悠悠球社社长存货第一贵的。







0.




黄明昊和范丞丞一起缩在灌木丛后头对着路灯下两人拍的时候敬业态度完全不亚于狗仔队,拍到想要的之后立刻偷偷溜走,生怕被逮住。



“诶,黄明昊,你把这视频分享给我吧!”



“行啊,你也觉得他俩在一起很配是吗?”



“对啊对啊!早就看过他俩以前的视频了,太有意思,母胎单身还这么迟才看清楚自己心意!”



“那咱们加个微信吧,我发给你。”



“好。”



范丞丞看着黄明昊掏出手机捣鼓半天,递给他一个二维码,他越看这个头像姓名觉得眼熟。



“……Justin?”



“嗯?”黄明昊抬头看他。



“我是Adam.”




———————END———————